About us | Sign up | Login
Chinese
 
 
YumTrade Online grocery store


YumTrade Online grocery store

伤心的水
伤心的水
981-4127-13-2 伤心的水
小品文


书名          
作者        
出版年         
主题分类       
适合阅读年龄   
出版/发行
页数

:伤心的水
:尤今  
:2002
:小品文
:13岁以上
:玲子传媒私人有限公司
136

 
Product Code: CBK1003
Online Shopping
 
 
Tell a friend about this site or product

关于本书:
    尤今惯常以如刃的目光读大地,以细腻的心思读生活,再以璀璨的笔杆,抒写缤纷的世界。
   她说:小时看漫画,常常看到牧牛的童子坐在牛背上吹笛子,因此把牛目为浪漫的象征;年龄稍长,读及牛的颂诗,又把牛当成是劳动的楷模。成长之后,背着行囊,足履四海,才发现牛和世间万物一样,没有一个固定不变的模式。同样是云,却美丑不一。同样是河,却有悲有喜。同样是泥,却大好大坏。把囿限于模子之内的目光看世界,不但辜负了大地,也糟蹋了万物。
   《伤心的水》一书内收了一百篇袖珍小品,叙述了一百则喜怒哀乐的故事。人间有爱,万物有情,即使是一滴水珠、一片树叶,也有感觉,只要用心眼去体会,便能通过它们,听到一条河、一棵树的故事;而当小河汇人大海、小树扎根于大地时,我们便也同时能够听到惊涛拍岸的澎湃、听到根须入土的呢喃。

关于作者:
    尤今,原名谭幼今,为南洋大学中文系荣誉学士。
    尤今于大学毕业后曾先后服务于国家图书馆与南洋商报,担任图书馆管理员、记者、副刊编辑等职位。
    现在执教于先驱初级学院。
    尤今的作品,散见于新加坡、台湾、中国、香港、马来西亚等报刊杂志。
    迄2003年6月为止,尤今已出版了总共116部作品(包括小品文、小说、游记、散文),其中50部是在新加坡出版的,另66部作品分别出版于中国和台湾。
    1991年,尤今获颁第一届《新华文学奖》。
    1994年,由中国海南大学教授王春煜先生所撰写的《尤今评传》在中国面世。
    1996年,尤今获颁第一届《万宝龙国大艺术中心文学奖》。
    2000年9月17日,《尤今研究中心》正式成立于中国重庆师范大学,这是中国第一所用个别海外作家命名的研究中心。
    尤今酷爱旅行,迄今已将足迹印在地球上八十佘个国家。对于她来说,地球犹如一座大厦,大厦里每户人家的大门,她都渴望能够叩一叩。

序:
   广阔得无边无际的天空,好似刚刚被洗涤过,呈现了一片毫无瑕疵的湛蓝色。蓝天底下,是辽阔得一望无际的草地,草儿长得很茂盛,微风轻拂,扬起暧暧的绿浪,青草松软干燥的芳香,轻轻地在空气里飘荡着。就在这蓝天之下、草地之上,有一群牛,悠游优哉地倘徉着,圆圆的双眸,欢欢喜喜地闪着一种粮食无忧的笑意。
    在纽西兰,快乐的牛,随处可见。实际上,牛的快乐,已形成了纽西兰一个特殊的景观。
    但是,牛不是处处、时时都能快乐如斯的。
    在印尼一些偏僻的村落,牛是运货的工具。
   下午,恶毒的太阳把大地烤得红通通的,溽热好似一张密不透风的网,死死地罩在那个被岁月浸渍得陈旧不堪的村落上。在汗下如雨的烦躁里,来了那一辆牛车。简陋的木车,沉沉沉沉地装满了木材,拉车的牛,有不胜负荷的苦。只见它头低低、气喘喘,举步维艰。当生活超重的负担成了宛如梦魇般的阴影时,可怜的尊严,便成了踩在脚底下的泥巴。
    然而,劳动的牛,并不是处处、时时都痛苦如许的。
    在土耳其一些贫瘠的农村,牛规规矩矩地过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
    是农忙时节,亮丽的阳光落下来,变成一地细碎的钻石。牛,就在那晶莹炫目的碎钻里,来回走动,克尽本分地犁出一季金色的丰盛,每一个孜孜石乞石乞地印在阡陌上的足迹,都是牛只生命里美丽的风景。生活过得踏实而充实,牛自然便有了一种自信与自得的风采。
    可是,牛不是处处、时时都如此安分守己的。
   印度教的信徒把牛目为神圣的象征,因此,在印度,我便看到了昂首阔步的牛。这些由庙宇所养的圣牛,不必在田里工作,一天到晚大摇大摆地在马路上溜达,饿了,便大大方方地把头伸到路边的菜摊子里,大嚼特嚼,没有任何人敢横加干涉。这些被妥为保护的圣牛,随地撒尿拉屎,不自觉地表现出一种目中无人的嚣张跋扈。
    然而,备受崇敬的牛,并不是处处、时时都这样气焰万丈的。
   在非洲的肯尼亚,牛是聘礼。贫穷人家,两头牛是最起码的要求;富裕人家,付出上百头牛为聘金是等闲之事。在肯尼亚的传统村庄里,常常看到牛只呵护备至地被安置在挡风遮雨的牛棚里,满心期盼地等待大喜之日的到来,它们安恬、安适、安心,形诸于外,便显得温驯、温良、温厚。
    小时看漫画,常常看到牧牛的童子坐在牛背上吹笛子,因此把牛目为浪漫的象征;年龄稍长,读及牛的颂诗,又把牛当成是劳动的楷模。
    成长之后,背着行囊,足履四海,才发现牛和世间万物一样,没有一个固定不变的模式。同样是云,却美丑不一。同样是河,却有悲有喜。同样是泥,却大好大坏。把囿限于模子之内的目光看世界,不但辜负了大地,也糟蹋了万物。
    我惯常以如刃的目光读大地,以细腻的心思读生活,再以璀璨的笔杆,抒写缤纷的世界。
   《伤心的水》一书内收了一百篇袖珍小品,叙述了一百则喜怒哀乐的故事。人间有爱,万物有情,即使是一滴水珠、一片树叶,也有感觉,只要用心眼去体会,便能通过它们,听到一条河、一棵树的故事;而当小河汇入大海、小树扎根于大地时,我们便也同时能够听到惊涛拍岸的澎湃、听到根须人士的呢喃。
   这些作品在收集成书之前,曾刊登于世界各地的华文报刊杂志,包括:新加坡的《联合早报》、  《新明日报》;马来西亚的《星洲日报》、 《南洋商报》;中国的《羊城晚报》  (广州)、  《新民晚报》  (上海)、  《散文》杂志(天津);台湾的《中国时报》、  《中央日报》、 《中华日报》、  《自由时报》、  《青年日报》、  《皇冠》杂志;香港的《大公报》,等等。
    谢谢青岛大学师范学院中文系曹安娜副教授,在熟读了我多部作品之后,撰写了《尤今散文的亲和力》一文。附于书内,借以自勉。
    衷心感谢玲子传媒私人有限公司的董事经理陈思齐小姐与执行董事林得楠先生,于去年为我出版了《异乡情缘》  (小说集)之后,今年再为我出版袖珍小品集《伤心的水》。他们高效率的办事态度和事事寻求完美的行事方式,使每一次的合作都成了难忘的美好经验。
    
尤今
2002年4月10日